步锦岚

de clerambault's症候群

文前标明:人物性格OOC。剧情无趣。请慎入。


“我当然记得你,你是我的男朋友。不是吗?”秦明如此道。


秦明生病了。就在不久前一次重新勘查现场中。为了保护大宝而被歹徒的铁棍击中头部。
无论是大宝还是林涛都知道头部的重要与脆弱。
秦明是否还能醒来?醒来后又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大宝非常内疚。
她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长进。从那个最初要由秦明拉过她,提醒她注意安全的新人。
到如今她依然没有学会保护自己。甚至连累了秦明。
而林涛,他太累了。
近日来他不眠不休的忙着案子的事,难得空余的时间还要来医院看望秦明。平日最多也就是回家换个衣服。从秦明昏迷到现在。他基本都没有怎么休息。
甚至于大宝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说起宝宝。
万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昏迷,秦明终于清醒过来。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一句话就把林涛大宝震的人仰马翻。


“老秦,你说,你和林涛是恋人?”大宝有些艰难的说道。
天知道。虽然她平日总是调侃林涛和秦明弯的否。但那也只是调侃而已啊。
“是啊。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秦明的神色有些疑惑。
他的疑惑太过于明显而坦然。
以至于让大宝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记错了。其实林涛和秦明早就交往了。
但一抬眼,看见林涛完全被雷劈了般的懵逼表情。
她就知道自己很正常。不正常的是秦明。
秦明出事了。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因为在秦明的设定里他和林涛是恋人,所以两人就安排由林涛陪着秦明,大宝去问医生。
医生扯了很多专业用语。大宝其实也没太听懂。不过简而言之就是秦明患上了一种学名为情爱妄想症的病。在病人的脑内世界里会以为某个人是他们的恋人。据医生所说曾经有了患了这种病的女孩认为耶稣是她的恋人。还坚信她怀的是耶稣的孩子。也就是圣子。
这么说来老秦还是不幸中的万幸喽?幻想的刚好就是身边的人。
大宝想到。


大宝其实有些犹豫怎么跟林涛说。
秦明目前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好。医生也说最好还是不要让他受太大的刺激。
由林涛暂时假扮秦明的男朋友来安抚他自然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虽然平日总爱调侃林秦。但调侃归调侃。大宝还是很分的清楚的。
林涛毕竟是个直男,还是个有女朋友的直男。
让他假扮老秦的男朋友。确实是……
算了,不操这个心。她回去就直接告诉林涛。怎么做还是由林涛自己来决定。


“我知道了”
林涛沉静道。
这时的他就像在秦明被陷害时。对她说我相信他时一样。冷静坚韧。完全没有平日的耍宝。
只这一瞬间。大宝就明白了林涛的决定。


他怎么可能不管老秦。林涛想。
此刻的他正坐在老秦的病床前,修长的手指削着苹果皮。正努力一气呵成的削完整个苹果皮。
“我喜欢你”
林涛的手一抖,苹果皮突然断开,他有些可惜的皱了皱眉。才突然反应过来秦明刚刚说的话。
即使刚刚说出了明显可以说是告白的话,秦明的神色依然是冷静而从容。
林涛几乎以为刚刚的话是自己的幻觉,亦或是听错了。
然而他知道不是。


不知道生病后的老秦是不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属性。
从原来那个冷冷清清,寡言少语的秦明一下子变成了情话小能手。
最开始林涛还以为老秦是中邪了,亦或者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然而后来经历多了他才知道并不是那样。
恋爱中的秦明出乎意料的坦诚与淡然。
对他而言对恋人表示自己的喜爱完全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只是坦诚的说出自己心里的真正感觉。
他觉得我喜欢你。于是他就这么说了。
用一本正经的样子与几乎性冷淡的语气说出让人害羞的话。
林涛自己一人时也不禁摇头闷笑过。
这么说起来他和大宝对于老秦的属性确实没判断错。老秦就是个闷骚。


林涛一点也不想承认他这个过尽千帆的男人居然真的猝不及防下被秦明给撩到了。


“你跟老秦,在一起啦?”
随着秦科长外伤的痊愈,秦明也终于回来上班了。
毕竟警局实在太忙,只有一个法医还是不够。而且秦明脑子里的病,谁知道还要再过多久才能好。
所以也只能先休假回来继续上班了。
然而大宝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有关于刑警队的林队长和他们法医科的秦科长之间。终于趁一个机会。大宝把林涛拉到一边。问出了上面的那个问题。
“对啊”林涛笑眯眯的回答。
“诶,我说。你该不会因为老秦那个病。所以才……嗯。你知道的。”
“宝哥,你说什么呢”林涛哭笑不得。“我是经过非常非常认真与慎重的考虑的”
大宝想了想。她突然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想多了。毕竟就算帮助好友哪有帮助到这份儿上的。
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那你那个宝宝呢?”


“早就分了”林涛语气轻快道。

—————————————————
这篇是我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写完的林秦文。
其实写完后自己也感觉非常嫌弃。撇开人物ooc这些。我原本想的这篇是甜甜暖暖的文。结果完全没写出那种感觉。
就连刚开始想的外表冷淡的老秦其实是文艺情话小能手。对待恋人极为坦诚。擅长用一本正经与最正常不过的语气说出让人动容害羞的情话。
结果完全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原本设想中这个设定是很萌甚至有笑点的。
可是无论如何是第一篇林秦文。归根结底其实还是舍不得删。
那就把这篇文当成一个梗吧。
虽然感觉以下的话太自以为是了些。但是……
如果有太太对于这个梗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意抱走。
PS:得知这个病是在春韭太太的他在看着你里面知道的。因为手机流量问题。也就没具体查。如果有学心理的或知道这方面的姑娘请见谅。

落笔于2017.1.1 17:53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