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锦岚

你,要记得漂亮啊……

林蔓。:

转载自好友的QQ空间,微博上也有,不过没人看,ID朱星杰的马提尼,已取得原作者授权。


大家小红心小蓝手点一下啊!


正文:


阎王皱着眉满头黑线的瞪着跪在大殿上的魂灵。
“……你他娘的怎么又死了?”
魂灵不回答,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跪着。
“……这次想投胎个啥?”阎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摸了一支笔,把目光转到泛黄的生死簿上。
魂灵终于抬起头,跪着直了腰,眼睛里好像投出微弱的光。


“我还想…做一个女孩子。”


阎王差点把手中的笔握断。他拍案而起,伸出灰白的手,长指甲指着那个魂灵轻颤“你你你……你他娘的,你怎么到了黄河心也不死啊?啊?!”
魂灵没有低头,肩膀却沉下去一点。但也还是没有说话。
阎王青筋都暴出来了,走下台阶,在跪着的魂灵周围背着手打转,“你说说你……啊?真不是我说什么,你他娘的死了脑子也退化了?你在我这儿做了百年苦力,还他娘的不偷懒,我才让你有投胎做人的机会,你说说你,都他娘的在干嘛呢?!”
阎王快步走上台阶,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在桌案上翻来覆去,从一堆本子里刨出来一本很破烂的,迅速的翻了翻,猛的吸一口气,抬眼恶狠狠的瞪着魂灵,再走下台阶,一边在它周围打转,一边高声朗读起来:

第一世,你求为女孩,我准许。
你在你娘的肚子里待了五个月,由于你娘的家人给医生送了红包,你被告知你的家人,你是个女娃,于是被堕胎,你从你娘的肚子里被扯出来,装在垃圾袋里丢在路边,被野狗啃噬。
第一世,死,岁不满,未成形。


第二世,你求为女孩,我准许。
你娘很喜欢你,你爹也喜欢你。你长得挺好的,一路顺风到了十岁。你被一个中年男人绑架还被侵犯,被打的半聋,最后重伤,被那个男的丢在出租屋里,浑身是伤的,重伤昏迷,流血而尽。
第二世,死,年仅十岁。


第三世,你求为女孩,我准许。
这一世也不错,你他娘的好好的活到了十六岁,但是你走夜路被抢劫,你学的挺聪明,反抗了,结果呢?也还是死,抢劫未果,恼羞成怒,那个男的掏出刀把你捅死在了一个巷子里。
第三世,死,年仅十六。


第四世,你求为女孩,我准许。
你大白青天的出门,去见你喜欢的人,你打扮的很好看,跟花似的,可是绕着花的不仅有你蜜蜂蝴蝶,还他娘的会有苍蝇。你被苍蝇恶心死了。
第四世,死,年二十。”


念完了,阎王一下子沉默起来。他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蹲下身子,看着魂灵。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你看,你投胎这么多次,都会出事,也不是说你倒霉,是这样的事儿真的多,”他把手里的本子在魂灵面前晃了晃“……你可要想好了,你是实实在在吃过亏的。”
魂灵突然就笑了,“我知道,这种事很多。”
阎王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一下子站起来,冲魂灵大吼“那你他娘的能不能学乖了明白了,就他娘的老实点安分点?!你他娘的又不是不明白,这是……是处于一定不好的位置的……你以为要是有个抢劫犯,落单的男人和落单的女人,他会去抢劫谁?!”
“可是……阎王老爷……”魂灵低下头,轻轻的哭起来,“我觉得……女孩子挺好的……因为……你看……”
魂灵擦了擦眼泪鼻涕,抬起头,像是在努力辩解“如果我抬不动什么东西的话,就会有男生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来月事的时候,喜欢的人会努力照顾我,我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不是很介意背后的人讲的话,他们只敢在背后讲,那太无聊了…打扮起来不是我的错…只是大家都那么说,我本来没有错的……只是世人那样讲……”
“你知道吗?我化妆不好看,但是喜欢我的人,会在损我的时候使劲儿夸我,我不想活给什么人看,因为有人喜欢我,就有人不喜欢,我明白的…”
“……我真的没错…我可以漂亮的…”
阎王想说话,可是哽咽了。魂灵抬起头,泪流满面的扬起嘴角,笑的很骄傲,阎王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它好像有点在发光呢。
“我觉得,女孩子真的是很美好的呀……”


第五世,你求为女孩,我准许。
希望你能遇到你的良人,很多言语不会让你感到很失望,很难受,永远永远,为了你喜欢的人活下去。愿你能在你理想的太阳之下前行,肌肤能铺满阳光明媚,衬的你本人好像都是会发光的小太阳。
噗。最好,还不会晒黑呀。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一定会让恶报降临在恶人头上。永世不得翻身。”
“你……要记得漂亮啊。”


end.

【汪咕哒】猎手

咕哒君

眉殷:

祝汪酱生日快乐~


看到别人的生贺才想起来今天是汪酱的生日,感觉自己宛如一个假厨子……


时间有限,随便开了辆车,希望不要嫌弃_(:з」∠)_


本来只想普通的写一下补魔,结果还是莫名其妙的来了点剧情……


不过咕哒还是很好吃的哈对不对


爱你哦汪酱❤




链接






抄送组织 @笑三聲 @一叶定樱  @「深渊.」  交作业qwq

服气……啧……

评论

一鲤煞白:

一篇命运多舛的新茶咕哒♀(教授咕哒♀)的粮
链接见评论,有一辆悍马

de clerambault's症候群

文前标明:人物性格OOC。剧情无趣。请慎入。


“我当然记得你,你是我的男朋友。不是吗?”秦明如此道。


秦明生病了。就在不久前一次重新勘查现场中。为了保护大宝而被歹徒的铁棍击中头部。
无论是大宝还是林涛都知道头部的重要与脆弱。
秦明是否还能醒来?醒来后又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大宝非常内疚。
她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长进。从那个最初要由秦明拉过她,提醒她注意安全的新人。
到如今她依然没有学会保护自己。甚至连累了秦明。
而林涛,他太累了。
近日来他不眠不休的忙着案子的事,难得空余的时间还要来医院看望秦明。平日最多也就是回家换个衣服。从秦明昏迷到现在。他基本都没有怎么休息。
甚至于大宝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说起宝宝。
万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昏迷,秦明终于清醒过来。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一句话就把林涛大宝震的人仰马翻。


“老秦,你说,你和林涛是恋人?”大宝有些艰难的说道。
天知道。虽然她平日总是调侃林涛和秦明弯的否。但那也只是调侃而已啊。
“是啊。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秦明的神色有些疑惑。
他的疑惑太过于明显而坦然。
以至于让大宝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记错了。其实林涛和秦明早就交往了。
但一抬眼,看见林涛完全被雷劈了般的懵逼表情。
她就知道自己很正常。不正常的是秦明。
秦明出事了。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因为在秦明的设定里他和林涛是恋人,所以两人就安排由林涛陪着秦明,大宝去问医生。
医生扯了很多专业用语。大宝其实也没太听懂。不过简而言之就是秦明患上了一种学名为情爱妄想症的病。在病人的脑内世界里会以为某个人是他们的恋人。据医生所说曾经有了患了这种病的女孩认为耶稣是她的恋人。还坚信她怀的是耶稣的孩子。也就是圣子。
这么说来老秦还是不幸中的万幸喽?幻想的刚好就是身边的人。
大宝想到。


大宝其实有些犹豫怎么跟林涛说。
秦明目前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好。医生也说最好还是不要让他受太大的刺激。
由林涛暂时假扮秦明的男朋友来安抚他自然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虽然平日总爱调侃林秦。但调侃归调侃。大宝还是很分的清楚的。
林涛毕竟是个直男,还是个有女朋友的直男。
让他假扮老秦的男朋友。确实是……
算了,不操这个心。她回去就直接告诉林涛。怎么做还是由林涛自己来决定。


“我知道了”
林涛沉静道。
这时的他就像在秦明被陷害时。对她说我相信他时一样。冷静坚韧。完全没有平日的耍宝。
只这一瞬间。大宝就明白了林涛的决定。


他怎么可能不管老秦。林涛想。
此刻的他正坐在老秦的病床前,修长的手指削着苹果皮。正努力一气呵成的削完整个苹果皮。
“我喜欢你”
林涛的手一抖,苹果皮突然断开,他有些可惜的皱了皱眉。才突然反应过来秦明刚刚说的话。
即使刚刚说出了明显可以说是告白的话,秦明的神色依然是冷静而从容。
林涛几乎以为刚刚的话是自己的幻觉,亦或是听错了。
然而他知道不是。


不知道生病后的老秦是不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属性。
从原来那个冷冷清清,寡言少语的秦明一下子变成了情话小能手。
最开始林涛还以为老秦是中邪了,亦或者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然而后来经历多了他才知道并不是那样。
恋爱中的秦明出乎意料的坦诚与淡然。
对他而言对恋人表示自己的喜爱完全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只是坦诚的说出自己心里的真正感觉。
他觉得我喜欢你。于是他就这么说了。
用一本正经的样子与几乎性冷淡的语气说出让人害羞的话。
林涛自己一人时也不禁摇头闷笑过。
这么说起来他和大宝对于老秦的属性确实没判断错。老秦就是个闷骚。


林涛一点也不想承认他这个过尽千帆的男人居然真的猝不及防下被秦明给撩到了。


“你跟老秦,在一起啦?”
随着秦科长外伤的痊愈,秦明也终于回来上班了。
毕竟警局实在太忙,只有一个法医还是不够。而且秦明脑子里的病,谁知道还要再过多久才能好。
所以也只能先休假回来继续上班了。
然而大宝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有关于刑警队的林队长和他们法医科的秦科长之间。终于趁一个机会。大宝把林涛拉到一边。问出了上面的那个问题。
“对啊”林涛笑眯眯的回答。
“诶,我说。你该不会因为老秦那个病。所以才……嗯。你知道的。”
“宝哥,你说什么呢”林涛哭笑不得。“我是经过非常非常认真与慎重的考虑的”
大宝想了想。她突然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想多了。毕竟就算帮助好友哪有帮助到这份儿上的。
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那你那个宝宝呢?”


“早就分了”林涛语气轻快道。

—————————————————
这篇是我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写完的林秦文。
其实写完后自己也感觉非常嫌弃。撇开人物ooc这些。我原本想的这篇是甜甜暖暖的文。结果完全没写出那种感觉。
就连刚开始想的外表冷淡的老秦其实是文艺情话小能手。对待恋人极为坦诚。擅长用一本正经与最正常不过的语气说出让人动容害羞的情话。
结果完全没有写出那种感觉。
原本设想中这个设定是很萌甚至有笑点的。
可是无论如何是第一篇林秦文。归根结底其实还是舍不得删。
那就把这篇文当成一个梗吧。
虽然感觉以下的话太自以为是了些。但是……
如果有太太对于这个梗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意抱走。
PS:得知这个病是在春韭太太的他在看着你里面知道的。因为手机流量问题。也就没具体查。如果有学心理的或知道这方面的姑娘请见谅。

落笔于2017.1.1 17:53

【其实她知道,其实她知道的啊】
毛利兰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喜欢上工藤新一了。
或许是在幼年的新一把她护在身后时。
或许是在新一微笑着把伞递给她,却在之后知道新一因为淋雨回家感冒时。
又或许,那都不重要。
正是那点点滴滴的日常一点点汇集成她对新一的爱。
时光越久,便越醇厚。

园子总在为她不值。说她值得更好的。
新一那么个总是抛下她的哪里好了。
但是在毛利兰心里,纵然工藤新一是一个笨蛋推理狂。却也是一个全世界最好最好的笨蛋推理狂。
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好了。

喜欢是什么?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不自觉的把他捧的无限高。而将自己卑微进泥里。
毛利兰纵然不完全赞同。却也觉得。新一是最好的。
好的。是她配不上他。

毛利兰总是无条件信任工藤新一的。
如同信仰自己的神。
或者说,她不信神,不信其他。唯独信他。
平日里的兰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却会因为新一的一句话,而怀疑自己的推理
所以,明知工藤新一在骗她。
毛利兰也只能,微笑着。选择相信。

你问毛利兰知不知道?
她当然知道。
柯南一个人骗她也就罢了,还拖着博士和服部。
虽然没有工藤新一聪明,但毛利兰也从不是笨蛋啊。
可是她能怎么办?
正如她明明许多次如此清楚明白的听到服部叫着工藤。
却仍然只能一脸微笑的。装作被服部拙劣的解释给说服。然而忽视掉一切再明显不过的证据。
她能怎么办呢?

这是一场黑色幽默。
工藤新一欺骗着毛利兰。
而毛利兰欺骗工藤新一她被他骗了。

偶尔,只是偶尔。大约也是真的怨过他的。
她并不是真正的柔弱无助的女孩子啊。
她是前刑警和法律女王的女儿。
她是平成年代福尔摩斯的青梅。
更是空手道的冠军。
她有那个能力保护自己的。

可是新一是在保护她。
于是就连怨恨都做不到。
因为新一是在保护她。
所以就连怨恨都显得无理取闹。

之前说过,毛利兰是无条件信任工藤新一的。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
所以工藤新一骗她。
毛利兰就捂住眼睛,掩住耳朵。
不听,不看。
装作不知道一切。
新一希望她好好的。
那么她就做一个真正的,单纯天真。被他保护的女孩子。
因为她,无条件的信任新一啊。
END
—————————————————
这个是一气呵成写下来的。虽然写完后感觉各种ooc。而且兰还有种微妙黑了的感觉。
不过平心而论其中的一些片段自己还是觉得可以的。虽然可能过不了几天又会各种厌恶。这写的什么东西啊。
这篇文就这样,不改了。
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几篇,第一次的没写完的总是要更好一些。
今天想多写几篇,写完却总觉得不如第一次写的。
虽然第一次写的总是各种放飞。【笑】因为那时候完全是走心,想到哪写到哪。可能写完后自己都意外。刚开始完全没想要这么写啊。这怎么回事,
这个帖子我准备了几个月。从几个月前准备开帖。写完其中一篇的几个段落。到如今终于真正写完一篇了。
也总算是众多文中没有无疾而终的唯一一篇。
突然觉得自己棒棒哒【滚。真不要脸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开始。这篇文也不准备放着了。因为放着也无法写出更好的吧。
一月一号。元旦。当做新的一个开始吧。
希望新的一年我能继续鼓起勇气把写的文放出来。渣也认了。
也希望新的一年自己的文笔能变得更好。能够真正写出第三人称的文。

扯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还是说回文吧。
其实这篇文确实是加了我的脑补,然后放飞的。
首先是自卑,其实文里的兰确实有些自卑的。我记得有一集是关于新一的学姐。然后说是新一的初恋情人。最重要的是兰居然真的相信了。
工藤新一喜欢毛利兰,这是所有人都看出的一件事。
可唯独故事的女主角却相信了工藤新一喜欢的另有她人。
毫无疑问,新一是非常优秀的。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
骄傲,自信,张扬,优秀,善良。
所有人都很喜欢他。女生缘就不用说了。我记得有人推理过新一的人缘是吧?
也就是说他的人缘是很好的,无论是男生女生都很喜欢他。
而兰则看起来更加的平凡一些。
更别说正如我文里所说的,有些人喜欢一个人就觉得对方是全世界最好的,是自己配不上对方。
所以我觉得兰确实是有一点点自卑。
而我的文里可能将这一点点放大了?
说起无条件的信任。
我记得原剧里有一集是兰独自推理,兰本身也不笨,成绩也是很优秀的。而且好歹是平成年代福尔摩斯的青梅竹马。
推理能力肯定比不上新一,却也不差就是了。那集她也确实推理出了大概真相。可是她却始终不敢承认自己的推理。直到新一循循善诱肯定她的推理。
兰很信任新一。所以我在这里就稍稍放飞了一下,兰无条件的信任新一。
虽然原著可能是兰无条件的信任新一的推理。【笑】
而这一点,再结合很多人吐槽过的,明明都那么明显了。兰居然还没发现。
所以我突然将脑洞结合起来。
会不会是兰她确实发现了,但她不说?
而且总觉得兰在新一面前确实有些不一样,独自一人的时候兰坚强,独立,而在新一面前的时候则更加由新一保护着。
或者说……更加的柔弱?
虽然原著是因为新兰是男女主角。但我这是放飞脑补文啊。
于是所有脑洞继续衍生的话就变成现在的成品。
兰无条件信任新一。所以她听新一的。
新一不希望她发现。
那么她就不听不看,装作没有发现。
新一希望保护她。希望她好好的。
那么她就乖乖的做一个单纯天真的女孩子。
装作看不见风雨欲来的黑暗。
装作不知道一切。
安静的接受新一的保护。
就那么安静的等着。
等待那个少年的再次出现。
对她微笑说:“我回来了”

果然还没有等到过几天,我刚刚又看了一遍。突然好想哭。这什么玩意儿。写的根本就不是兰吧。只是借着新兰的身份,写一个自己脑补的故事。